梓汐不想更新

可以叫我梓汐
瑞金不吃(友情向还行)
关于雷狮的cp都有点抗拒
(尤其是瑞金)
其他凹凸cp都可以啃啃

安艾超级好吃

等我闲下来我就去肝文

安艾的日常摸鱼
p2是平常睡觉的场景

艾比:傻B骑士……
无意义点沙雕画

【安艾】安艾的校园杂谈


cp:安艾

私设超多

     凹凸大学,全国最有名的大学没有之一。不但是因为其教育水平超高,而且大学里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帅哥美女,在各行各业都非常有名。比如什么秋,丹尼尔……

      安迷修,凹凸大学音乐系音乐演奏班大三的系草,一直被大家誉为温柔王子。以他那一届省级艺考第一名的成绩进了凹凸大学,虽然在凹凸大学这种学生一抓一大把。比如什么嘉德罗斯,格瑞,雷狮……

     但是,安迷修长得帅啊,而且和嘉德罗斯,雷狮那种喜欢打架挑事的学生不一样,平日里风度翩翩,温柔一笑能融化你的心,刚进大学就成了数万少女的梦中情人。

      不过,世上没有完美的人。听说之前一位学妹特别迷恋安迷修,在被学姐几次劝都不管不顾要和安迷修见面后,学妹和安迷修见面了。

{ 录完单曲的中场休息。

学妹:安迷修学长我好喜欢你。

安迷修:谢谢,如果可以,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(聊头发)

学妹:好……学长,你喜欢什么女生(脸红)

安迷修:小小的,可爱的,萌萌的,笑起来好看的,头上有呆毛的……(滔滔不绝)

学妹:……(看了看自己165的身高,和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)

安迷修:对了,还有活泼的,胸……(被打)

艾比:喂,软脚骑士,该录制了。还有,你刚才在说什么(气势凌厉)

安迷修:没有没有,艾比小姐我们快去录制吧(慌张和喜悦交织)

两人冒着粉色泡泡走远

学妹:……(看着艾比的身材和安迷修说的一毛一样,而且自己的男神竟然这么……不禁吐了一口血)

从此学妹再也没找过安迷修}

艾比是凹凸大学音乐系大一新生虽然身高才一米六长得像高一的

作为音乐系的系花并被淘汰的候选人之一,艾比十分生气这件事,安迷修也是。

安迷修的原因:艾比小姐这么可爱,这么聪明,这么美丽,凭什么不选她,为什么骂她(掏出冷热流)

艾比的原因:不选本小姐我不在乎,凭什么那个系花和她的脑残粉要骂我。凭什么说我没有身材没脑子没才华,还不知道从哪扒出她初中喜欢金的那些事,说我当小三。甚至还说我有心机,勾搭到了安迷修,你哪个眼睛看到本小姐勾搭他了!不选我算了,凭什么上升到人身攻击!

┻━┻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据说自那之后,安迷修就主动要求卸下音乐系系草这一称谓,并且对骂了艾比的那个系花(他的迷妹)再也没给过什么好脸色。

 这事在凹凸大学的热度持久不下,毕竟那个温柔一笑能融化冰山的安迷修竟然生气了。先别说安迷修的粉丝会怎么样,就单单是艾比的粉丝知道了,那系花就会被口水淹死吧。

 那个系花也撑不住舆论的压力,向艾比道歉,甚至都哭了,只为求安迷修的原谅顺便向艾比道歉了。

反正那个系花位置她不在乎,而且这个人还是因为安迷修才向她道歉的,她才不收安迷修的人情呢!(傲娇)

照片的约定


       四岁的女儿翻着她的手机。“为什么没有老爸的照片啊?”

      她抚摸着女儿毛茸茸的脑袋。“因为这样你爸就不会离开我了。”

     “为什么?”

    “因为如果他离开了,家里他的照片少,手机里没他的照片,时间一长,我就很难再记起他了,他也就不敢离开我了。简单地说,这是我们的约定。”

     “没搞懂,不过妈你可以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吗?”女儿的眼睛闪出了光。

     “唔,我想想。”她望着那张远处的婚纱照,她的记忆突然清晰了。

    “八年前,我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少女,你爸已经迈入社会。我和你爸刚恋爱几个月,那天我一同学失恋了,带着几个女同学去露营,希望能够好受点。

     “你妈我就是其中一个。第一天晚上,我翻着手机相册。那个女同学就突然过来和我说:‘永远不要留男朋友的照片,万一哪天他离你而去了,你又舍不得删照片,翻相册总会想起他’当时就把我说懵了。

     “然后那个同学又突然哭了,大家一起劝都没有用。我当时觉得这人太可怜了,但现在觉得太脆弱了。”

     女儿扯着她的衣服,打断了她的话。“妈,你也是这样好吗?记得老爸只是出差了两天你就哭了。”

     她一拳锤下去。“那是你爸违反了约定,知道吗?还要不要听故事了。”

    “您继续。”

      她看着女儿乖乖坐好的样子,不禁感慨,才四岁的孩子就这样了。“那天晚上我脑中突然回响着那个同学的话,睡不着。就发了条信息给你爸。大概就是说如果哪天他离开我怎么办?

    “当时等消息时竟然想哭……坐好,不许笑。你爸过了十几分钟才回消息。你知道吗?你爸当年和现在一样称自己为‘最后的骑士’有点像个傻子。

     “我一直都想不通,我当初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他的……你爸回了一大堆话,大概就是他一定会保护我到永久,不会离开之类的。当时我虽然觉得傻,但还是有点高兴的。然后我就回了他一个晚安,就睡觉了。之后因为手机没有信号也就没有联系他。

     “过了四天,我们回去了。在车站,你爸做了一件特别傻的事。我刚从车上下来,你爸就把我抱住了。还一直说‘以为你不回来了’,你知道当时有多尴尬吗?我第一次见他反应这么大,难得没有把他推开。

      “在和他说完了为什么发那条信息的后,他就想和我立下一个约定。我手机里不存他的照片,这样我就不会想起他了。虽然当时不懂,不懂我同意了,觉得这样也好。不过我加了一项,不许离开我超过两天。他也同意了。”

      “这样啊。可是我爸离开你不到两天啊,他在第二天的11:47就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她再一次一拳锤下去。“就你会算。我是说就是。”

      女儿捂着头部“我再也不敢乱说话了。”

    “你怎么就不跟你哥哥学呢,就知道拆台。”

     “妈你希望我和我爸那样当个骑士?”

      她想象了一下画面,立刻摇头。“不,你还是像我好。”

     “那我可以早恋吗?”

     “好吧。别被骗,别让你爸发现就行。”

     

       

【安艾】百日花语——茶梅

        茶梅这种植物,一般只在花园或比较空旷的地方。而艾比,一棵茶梅,不对,突然变成的茶梅。在出现在安迷修家的阳台后,满头都是问号。

        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为什么不能动了?我怎么变成了一棵树?

        在安迷修的精心照料下,艾比终于接受了自己变成了茶梅这个事实。

        很显然,安迷修并不知道这件事。不然他就不会整天对艾比絮絮叨叨,絮絮叨叨的了。这也是艾比越来越讨厌安迷修的原因。

某天

        安迷修拿着水壶在艾比旁边给她浇水,虽然艾比有点讨厌安迷修,不过近距离看安迷修,她倒是觉得安迷修挺帅。

        “茶梅啊,你快点开花吧。”安迷修的声音在耳边萦绕。“你开花了,在下才能实现理想的爱啊。”

       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,对着一棵树充满希望。

        水停止落下,安迷修开始了絮絮叨模式。“暑假了,本来以为可以经常约艾比小姐出去了,没想到艾比小姐这六天都没有出来,还没有回我短信。艾比小姐是不是讨厌我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喂喂,我都变成花了怎么出去,怎么回你信息,而且我本来就讨厌你。如果艾比能说话,她一定会这么吐槽。不过前提是她能……

        他的手掌抚摸着艾比的枝叶。“不过艾比小姐愿意把你交给在下,应该不是喜欢在下吧。”

         什么时候?我什么时候给过你一株花,哦不,树?

        安迷修并没有解答她的问题,而是说起对艾比的印象。“第一次见到艾比小姐是在小学的时候,那时候的艾比小姐小小的,特别可爱。尤其是插着腰说话的时候。看起来特别像童话里的小公主。不对,应该说像……天使。喜欢帮助别人的小天使……”

        这些话艾比一开始还挺喜欢,但是在安迷修说起她的喜好后,她就真的很想揍死这个人。为什么?因为安迷修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,她的许多事情都知道,就和变态一样。

        在这里呆了几天后,艾比感到非常非常无聊。

 又是某天

         艾比正在休息,几天不见的安迷修突然坐在她身旁,眼睛有些红。“……今天我去找艾比小姐了,一直没有人回应。于是我就打电话,艾比小姐也没接。我去找艾比小姐的邻居,他们都说很久没见过艾比小姐出门了。我把艾比小姐家的门踢开了,没有人在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你说,艾比小姐去哪里了?艾比小姐把你送给我,是想让我去寻找理想的爱吗?可是我期待的,理想的爱,只是和艾比小姐在一起。”话语里全是失望。

        那一刻,艾比才认清自己的感情。以前虽知道,却不敢承认。“别伤心了,我在这里。”

         两个人都是同样的惊讶,对这“重逢”感到高兴。

         他们没看到艾比曾经寄宿的茶梅花开了。

         花开,他的愿望也跟着实现。

         多年后,艾比想起这件事总会骂安迷修变态。

         多年后,安迷修想起这件事总会无地自容。

茶梅花语——理想的爱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【安艾】百日花语——梅花

给马鹿太太的生贺 @马鹿野郎

 插画师安迷修

       二月份,天气寒冷。大多数人都在家里拜年,过年的时候,安迷修却在外面画画。

       作为一名无父无母的马上升入大学的学生,学费是他的一个必须注意的事。安迷修运气很好,被全国有名的一所知名美术学院录取了。

       当学校知道他的情况后,提出,帮助。被拒绝了,安迷修表示他有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。他是一名插画师。

       最近单子不多,毕竟过年了,许多文手都已经去休息,放假了。安迷修今天事情不多,大多数单子都完成了。于是他来到公园来画梅花。

       他很喜欢梅花,因为从小,他就开始学习梅花的品质。文人墨客都说梅花坚韧,高雅。没错,是啊,就和那个女孩一样。

      安迷修也是在冬天画梅花时遇见艾比的,那时他才学习画画没多久。无论是哪个网站上,名气都不高。

       甚至有人嘲笑他,作为一个骑士,他是不应该生气或自卑。但他刚开始看见这种言论,总会有些失落。

       公园的梅花开的很旺盛,很适合拿来作画画素材。坐在公园长椅上,安迷修架起画板。今天天气很好,雪下了几天,终于晴天了。

       安迷修画的一直都是水粉,还未想过要改变绘画方式。

      一阵寒风吹过,安迷修裹紧了身上的棉袄,这是去年师傅临走去远方时送给他的。

       他盯着画板和梅花树,似乎整个人都融进了。连长椅上坐了人,他也没有发现。太阳渐渐升高,快中午了。安迷修终于放下画笔。

      “你画的很不错嘛。”安迷修刚转头就看到了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孩。有点被吓到了,抬起的手差点把画板碰倒了。

       安迷修谦虚的看着艾比。“谢谢你能喜欢在下的画。”

       女孩似乎没有太在意他的话,指着画说:“这副画我喜欢,可以给我吗?”

       安迷修把画摘下来,递给女孩。“如果你愿意,在下送给你。”

       接过画,女孩露出了笑容。“谢谢你。你将来可以去当画家,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。”

       他有点不好意思了,脸有点红。“谢谢小姐的夸奖。”看着女孩认真看画的神情,安迷修突然有了个想法。“这位小姐,在下可以为你画一副画吗?”

       “那就提前谢谢你了。”女孩眼里闪出了光,然后她又低下头。“作为报酬,我请你和奶茶吧。”

        安迷修想摇头,却被女孩拉住了衣袖。她的表情有点着急。“快点,不然苦瓜奶茶就没有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好吧,那可以让在下把画具收拾好吗?”女孩思考了一会,终是妥协。“好吧,那你速度快点。本小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在下速度会快的。”

       以后,几乎每天女孩都会来看安迷修画画。静静的,都投入进去了。

       回到现在,当年的男生已经成年了。安迷修又看到了艾比,站在他的画板旁。

        “安迷修,你还画画吗?老是在走神。”女孩的眼睛是纯净的,就和当年一样。

       望着她。“艾比小姐,在下喜欢你。会像这梅花一般忠贞。”

       艾比曾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情绪波动太大,运动一会就会休克。还是去年一个癌症欢子将心脏换给她,她才活下来了。

      她很坚强。

梅花花语——高雅和忠贞 

       

【安艾】谎言病


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
 ()里的是原话

     埃米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姐对着一向喜欢的苦瓜奶茶说难喝。“姐,难道是苦瓜奶茶出什么问题?”

      “是。”说完艾比自己都感觉震惊,她明明想说不是啊。她明明想说好喝的啊。

      “那我去重买一杯。”埃米看着喝着奶茶还有点疑惑的艾比,觉得他老姐未免有点冷静。不过还好没有过来打他。

      “去吧,奶茶出问题了。(不用了,奶茶没问题)”艾比感觉自己可能被控制了,怎么想说的话句句相反。

      埃米已经离开公园前往奶茶店了,只留艾比一个人在长椅上震惊。

      “奶茶明明有问题啊(没问题啊)。我说出的话都正确(相反)了。”依旧是相反的,艾比突然想起一个病——谎言病。得病的人说出的话都与真心相反。

      我得这个病了?这是艾比的第一反应,然后又推翻。不可能吧,明明是网上人瞎编的。可是这个症状和谎言病很像啊。(ノ=Д=)ノ┻━┻

     “艾比小姐,不好意思在下来晚了。”安迷修刚跑来。就看到艾比坐在长椅上,嘴里咬着吸管,一脸疑惑。

     艾比瞬间站。“嗯?安迷修你来干什么?”内心:安迷修你终于来了,竟然迟到这么久

(‵□′)

      安迷修很识相的把手中的奶茶递过去。“不好意思在下来晚了,这是在下给艾比小姐的奶茶。当赔礼。”

      今天他们是要一起去游乐场玩的,结果安迷修却迟到了。

      接过安迷修的奶茶,艾比心情好了一点……个屁啊。等了安迷修那么久,然后又莫名其妙心口不一。

      看到艾比复杂的表情,安迷修有点方。“艾比小姐,听在下解释。”

     “我不听我不听。”艾比疯狂摇头(对于这么一个傲娇,谎言病君表示无奈)。

      在吞下一大杯奶茶,并听完安迷修对于自己为何迟到的解释后,艾比稍稍冷静了一下。并打算说明一下自己的情况。

      于是安迷修就看到艾比对着手机按按点点,也不理他,有什么不能和他说的吗?

      艾比把打好的字给安迷修看,说不出,总不能不能写吧。

      我可能得了谎言病

      “??艾比小姐,你在开玩笑吗?”世界上有那种病吗?

      艾比把奶茶糊了他一脸。“我(有)没必要骗你吗?”

      满脸奶茶的安迷修表示。那是有必要还是没必要?艾比冷静的把搜到的关于谎言病的资料给他看。

      安迷修细细端详后,终于相信了。“那怎么治好这个病?”

      “我(不)知道。”

      “艾比小姐你知道。”

      艾比再次拿奶茶糊了他一脸。“我(不)知道。”

      再次被泼奶茶的安迷修表示自己会乖乖听话的。“滴滴”他拿出自己的手机,是凯莉发来的消息。

凯莉:骑士,如果想让你家那位恢复,那就亲她一下。对了,不能告诉她原因哦。不然谎言病会让她一辈子说不出真话的。

      安迷修将信将疑的看向艾比。怎么办,怎么办?≥﹏≤大不了之后向艾比小姐赔罪吧。“对不住了,艾比小姐。”

     “嗯?”艾比感到眼前一黑,然后,安迷修的脸就放大在眼前。重要的是,安迷修的你嘴往哪放啊!!!

      很荣幸的,安迷修被踹了,肚子。

      “恶心帅,你想死吗!?”

     “艾比小姐,你的谎言病应该好了吧。”

      艾比放下手中的奶茶。“是哦,好像好了。安迷修,你做的?”

      “是……。”

      于是,艾比打了安迷修一巴掌。“现在本小姐原谅你了。”

      “……谢谢艾比小姐。”

 
(渣),跟你说今天我就睡了七个小时。

@一城风雨花落知 的点文。

【安艾】abo


       当艾比闻到浓郁的奶香的气味时,就知道,大事不妙---她发情了。前所未有的状况,抑制剂失效了。
       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控制力很强,不过,每次按时注射抑制剂,从未有过信息素外泄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 现在,她的身边没那群强势女alpha和omega在。“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。”还好,只是信息素外泄。不过,再找不到抑制剂终究会被学校里的alpha发现,而且,她的身体也会……
        艾比拨打了埃米的电话,没接,没接,最后一次的时候,终于接通了。“喂,衰仔,快给我送瓶抑制剂过来,那瓶破抑制剂失效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沉思了一会。“……怪不得。”艾比愣住了,这不是她那个弟弟的alpha追求者卡米尔的声音吗。
        “卡米尔?埃米在你那里?你个alpha对我弟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发情了。”卡米尔留下这样一句话,然后就把电话挂了。艾比一脸茫然,你就留这么一句话,到底有没有把那个omega给标记了。
       不过,现在要担心的还是自己啊。好像,就只能打给他了。“喂,安迷修,你快给我带瓶抑制剂来。来之前给你自己也注射一下。当然是因为本小姐的抑制剂坏了,你给我快点,我现在在学校的的女厕所里。你别管那么多,你不想本小姐记恨你一辈子就快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现在是午休时间,没有什么人愿意来教学楼的厕所里。漫长的等待让艾比越来越焦躁,身体也开始颤抖。她听到的门外有脚步声。
       “对不住了,应该没有其它女生在吧。艾比小姐,是你在里面吗?”带着苦香的奶味信息素,他怎么可能闻不出。
       “恶心帅你终于来了。”艾比的语气有些欣喜,立刻冲出了隔间。然后,她就闻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气味。清新的薄荷味,就算再迟钝,艾比也知道这代表什么。
       omega对于alpha的信息素气味十分敏感。艾比的脸爆红,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是止不住的颤栗,语气也是。“安迷修你给本小姐收一收,赶快把抑制剂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门口的安迷修盯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,把抑制剂扔给她,然后迅速离开。“对不起艾比小姐。”
       在抑制剂的帮助下,艾比成功的走出厕所了。她在喷泉池旁见到了正在闭目养神的安迷修。“艾比小姐,你出来了。”安迷修发现了正要逃走的艾比。
      艾比有点尴尬。“嗯。咳,谢谢你啊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个,艾比小姐……你能不能听在下说一句话。”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艾比竟然有些期待。
      “以后小心点。”
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艾比已经在心底慰问安迷修的祖宗十八代了。说什么不好,非要说这么尴尬的事。
      “还有,”安迷修低下头。“艾比小姐信息素的气味很好闻。”
(•ิ_•ิ)?你想表达什么,你很喜欢我信息素的气味。艾比一脸看傻子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在下想和艾比小姐交往。”像是终于鼓起勇气告白的青涩男生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(#゚Д゚)“为,为什么?”难道是因为我信息素的气味好闻?
       “在下,很早就喜欢艾比小姐了。”
       回忆结束。艾比还是不能想通安迷修当初为什么要和她交往。或许,这永远是个迷吧。
安迷修当时内心:我记得师傅当初说过,闻过女孩子的信息素看过女生发情是要负责的。那么,我也要为艾比小姐负责。〔认真脸〕
师傅:我啥时候这么说过?????
@清鸣_企业之妻 的点文
话说,第一次写abo,差的要死

【瑞嘉】作文

2017

09 / 15

私设如山的狂魔
开学,脑洞少

      嘉德罗斯看着作文题目,特别想把语文老师给撕碎。“给最重要的人的一封信”

      他各科成绩一流,唯独作文不行,倒不是因为不会,而是不喜欢。

      丹尼尔给了他特权,一个学期就写十篇,去掉必要的考试作文,他最后只要写一篇。

      可偏偏这个作文题目不合他意,雷德祖玛说上网给他搜几篇过来,嘉德罗斯拒绝了。

      理由是:强者不需要别人的帮助

      结果他现在在这里发愁,仍旧是下不了笔。

      格瑞走到他旁边,嘉德罗斯还没有发现。嘉德罗斯咬着笔头,眼睛好像想把作文本盯穿。

      “你可以写给父母。”格瑞终究是忍不住了。

   “他们对我又没什么感情,我也不喜欢他们。”嘉德罗斯扔掉手中的中性笔。

     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。“那谁对你最重要?”

     “你。”话一脱口,瞬间就没了声音。

     格瑞靠在他身上。“那你就写给我吧,就这样了。”